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原来他们都是我徒弟 > 第三百四十三场 卑微
    茶肆之中,

    王元良吐槽着这位大佬的恶趣味。

    乘着大佬在和那个熟客聊天,他又咕噜咕噜喝了几杯茶水。

    虽然没有第一次饮用时候效果好,但也确实都蕴含着丝丝道韵。

    同样性质的道韵,吸收后效果会越来越弱。

    这就像是同一种知识,逐渐理解学会后,在学习的话当然也就没有太大的提高了。

    但是就算如此,这一壶茶对于王元良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机缘。

    他一面吸收储存道韵,一面倒茶水喝。

    因为修为境界比较高,所以他到是没有出现萧若怡等人第一次喝茶时那种,就像要被大道吸收,回归大道怀抱一样的不良反应。

    差不多一壶茶喝完,再喝就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好处了。

    就像是这位算好了一壶茶刚好适合他吸收一般。

    王元良将吸收的道韵储存起来,准备回去后好好体会领悟。

    他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感叹。

    自己什么都没做,刚进茶肆,就得了这种好处,也不知待会要怎么和这位开口说元罡道的事情。

    他原本过来,是想看看到底是哪位仙神得了真武大帝比较完整的传承,然后代表元罡道和这位谈一谈能不能合作之类的事情。

    后来在茶肆门口,被这位的几个徒弟搞得一惊一乍的,他就知道,茶肆里的这位,根本就不是元罡道能够谈合作的存在。

    那时他的想法是,看看这位是不是真的乃是上古古神,然后看看元罡道能不能依附在这位大佬之下。

    而现在,喝了这位不要钱一样拿出来给人喝的道韵茶后,他忽然觉得,他们元罡道,在人家眼里,可能什么都算不上,又凭什么去依附人家。

    就像是下界的一个小门派,如果表示想要依附元罡道,他们同样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元罡道所谓的万年传承,深厚底蕴,恐怕还不如人家随手丢出来的东西。

    这边云千俞和赵员外聊了一会,就来到王元良面前,他见茶壶快空了,笑道,

    “看来王先生也挺喜欢我这茶……”

    王元良连忙道,“当不得先生的称呼,叫我小王就行。云先生的茶,真乃是我喝过最好的茶了,所以就多喝了几杯……”

    云千俞见他第一次来就这么客气,心道这家伙不会是有事求我吧,这就开始拍马屁了。

    这人明显年纪比他大,却说叫小王就行,这不就是典型求人的态度么。

    云千俞微笑道,“来者都是客,称呼什么的其实不重要。王先生喜欢这茶就好。先生是修士吧?”

    他先前听萧若怡叫这中年人前辈,所以猜测这中年人应该也是修士。

    王元良道,“在下只是个未学后进的小修士而已,不值一提……”

    开玩笑,在这种大佬面前,他哪里敢自称仙人。

    玄仙在上层界已经算是一个人物,但是在这种远古大能的眼里,恐怕和他看凡境的小修士也差不多。

    云千俞看他态度谦逊,就道,“王先生谦虚了,先生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谈么?”

    王元良来之前原本是有一肚子话要说的,现在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就道,“在下这次过来,就是来拜见一下先生,其实并没有什么事……”

    云千俞道,“我听若怡说,先生是看到了我那个拙作,所以过来的,看来先生对雕刻也有着研究?”

    王元良愣了一下,他确实是因为看到了萧若怡手中那尊玄武雕像放出了玄武神韵后,想要寻找真武大帝传承而过来的。

    但要说他对雕刻有研究,那就是扯淡了。

    他赔笑道,“在下对雕刻,到是没有什么研究,但见先生的雕像,实在不凡,又听说先生并不止是雕工了得,还极其擅长其他技艺,所以才钦慕而来,拜见先生……”

    他来的时候就听说这位手中的传承,就是以各种凡间技艺传给弟子门人的。

    前面听说其手中的真武大帝传承只是随手传下,他还有些不信,现在到是有些相信了。

    云千俞恍然,心道,原来是如此,想不到我的名声都传出源河城范围去了。

    他知道后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怎么样。

    原本他可是一点不重视这些技艺,一心只想修仙。

    琴棋书画雕刻这些东西,不过是作为爱好而已。

    哪知现在反倒是这些技艺让他名声远播,就连原本傲气的修士,也因此对他客客气气。

    云千俞道,“你客气了,不过就是随手之作而已……”

    王元良鼓起勇气道,“不知道在下,有没有幸能够见识一下先生的大作?”

    云千俞微笑道,“看到是可以,不过我已经不卖信息了,还请见谅。”

    他的这些信息早就不卖了,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也是懂的。

    既然现在靠着这些技艺名声远播,就更是不能让其泛滥了。

    王元良连忙道,“只要能见识一下先生的大作,就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哪里还敢有其他要求……”

    云千俞见他态度诚恳,微笑道,“那你跟我来吧……”

    这时赵员外喝完了茶,休息好了,就道,“云先生我走,改日再来找你喝茶聊天……”

    说着将一些银钱放在桌子上,带着下人往外走。

    云千俞收起了茶钱,笑道,“赵员外,你这茶钱给的多了点,我找补给你吧……”

    赵员外大气的道,“先生今日的茶格外好喝,值得这个价……”

    云千俞也不客气,笑道,“那就多谢了。”

    王元良看得心里直吐槽,“那么珍贵的道韵茶,一点凡俗银钱竟还说多了,真是……不过这位先生,果然是完全的以凡人自居,看来我同样以凡间修士的身份和其对话,是没错了……”

    云千俞送走了赵员外,就带着王元良来到了专门收藏自己信息的阁楼上。

    随着阁楼门打开,王元良就见到了许多字画雕刻。

    其实这倒也没有什么,因为这些字画雕刻什么的,要用神识扫描,才能看出真正的神异之处。

    原本王元良在这里,是不敢放出神识的。

    但是当他看到阁楼里的一副画之时,却忍不住就放出了一缕神识悄悄一扫。

    这一扫不要紧,他只觉光影变化,神念意识竟是一下就被拉倒了一个莫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