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历史直播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最新资讯列表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作  者:崛起的石头

动  作:加入收藏直达底部

更新时间:2021-02-16 20:34:53

最新资讯:第五百八十一场 :常氏留一脉

万历四十八年,泰昌皇帝一病不起。楚、齐、浙各党在争斗中一败涂地,东林党人趁势崛起,众正盈朝。建州女真席卷辽东,中原腹地十室九空,流寇纷起,人心惶惶。皇长子朱由校御奉天门,即皇帝位,口中高呼: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最新资讯
第五百八十一场 :常氏留一脉
第五百八十场: 就要小题大做
第五百七十九场:阁辅下京
第五百七十八场:晋商祸国
第五百七十七场:皇长子出阁读书
第五百七十六场:一家天下
第五百七十五场:一并办了吧
第五百七十四场:这个人锦衣卫保了
新年快乐
第五百七十三场:以王法杀人
第五百七十二场:捉奸在床
第五百七十一场:朕就顺了他的意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资讯列表
第一场:穿越
第二场:移宫
第三场:称帝
第四场:厂卫
第五场:清算!
第六场:朝议(求推荐!)
第七场:基本盘(三千资讯)
第八场:关门,放老魏!
第九场:拿人
第十场:满满的求生欲
第十一场:暗流
第十二场:二愣子张维贤
第十三场:视察京营(求推荐!)
第十四场:勇卫营
第十五场:围场狩猎
第十六场:不欢而散
第十七场:为了皇上!
第十八场:辽东李氏
第十九场:稳固辽沈
第二十场:召见王在晋
第二十一场:大案兴
第二十二场:狠毒
第二十三场:遣返客巴巴
第二十四场:一屁股债
第二十五场:王在晋入阁
第二十六场:廷推
第二十七场:天启元年
第二十八场:清算三大案
第二十九场:你去审吧
第三十场:闹大了
第三十一场:查抄冯府
第三十二场:荫封魏氏
第三十三场:戚家军来了
第三十四场:是个人才
第三十五场:天启帝爱吃烩三事
第三十六场:东林再逼宫
第三十七场:这江山你们来坐!
第三十八场:叶向高请辞
第三十九场:朕是真穷啊!
第四十场:观兵
第四十一场:进击的遂发枪
第四十二场:军器司
第四十三场:皇商勾结(三千字)
第四十四场:抢钱了(求收藏!)
第四十五场:魏良卿之死
第四十六场:仁圣爱民好天子(求收藏!)
第四十七场:巡抚之争
第四十八场:建奴又来了
第四十九场:奇袭
第五十场:抓活的(求收藏!)
第五十一场:将军!复土!
第五十二场:高攀龙奏请
说个事
第五十三场:有朕在
后续
第五十四场:都监府
第五十五场:大闹司礼监
第五十六场:一道选择题
第五十七场:魏忠贤掌印司礼监(感谢画心的一万点打赏!)
第五十八场:一颗人参
第五十九场:选三
第六十场:一后三妃
第六十一场:献俘
第六十二场:凌迟
第六十三场:黑吃黑?
第六十四场:明正典刑(求推荐票!)
第六十五场:今宵吉时
第六十六场:追察高攀龙
第六十七场:凭本事上位
第六十八场:红薯是个好东西
第六十九场:皇庄试薯
第七十场:辽阳兵议(上)
第七十一场:辽阳兵议(下)
第七十二场:力守辽阳(求收藏!)
第七十三场:王化贞作战,如同儿戏
第七十四场:重办王化贞(求收藏!)
第七十五场:血战西平堡
第七十六场:捉一个,再砍一个(推荐票过万加更!)
第七十七场:真假消息
第七十八场:复土
第七十九场:义州之战(上)
第八十场:义州之战(下)
第八十一场:义州大捷
第八十二场:罪不容诛
第八十三场:试铳成功
第八十四场:集权(感谢拜占庭皇帝的万赏!)
第八十五场:诛三族
第八十六场:一个倒霉蛋
第八十七场:臣愿再战(求收藏!)
第八十八场:一波未平
第八十九场:粮价(求推荐票!)
第九十场:数案并查
第九十一场:血洗东林
第九十二场:新仇旧账
第九十三场:“杖”毙(求收藏!)
第九十四场:空前绝后(求推荐票!)
第九十五场:矛盾重重(求收藏!)
第九十六场:奢崇明反重庆
第九十七场:是金子总会发光
第九十八场:定议亲征(求收藏!)
第九十九场:大明必胜
给大家一个安心
第一百场:遭伏
第一百零一场:斩使留银
第一百零二场:分进
第一百零三场:平叛第三局
第一百零四场:这本是你的皇位
第一百零五场:宗室限禄
第一百零六场:天潢贵胄
第一百零七场:辽东动静
第一百零八场:帮你是人情
第一百零九场:噩梦
第一百一十场:阿敏退走
第一百一十一场:不!他有罪!
第一百一十二场:柳边驿大捷(求收藏!)
第一百一十三场:朕信你
第一百一十四场:三千降卒(求推荐票!)
第一百一十五场:足球88有罪
第一百一十六场:知己知彼
第一百一十七场:饷复不继
第一百一十八场:一战定西南(上)
第一百一十九场:一战定西南(中)
第一百二十场:一战定西南(下)
第一百二十一场:足球88不能退!
第一百二十二场:南川大捷
第一百二十三场:重庆兵变
第一百二十四场:夺职、下狱
第一百二十五场:建设比赛(恭喜云哥的Fans成为更多赛事第一位盟主!)
第一百二十六场:西川大长老
第一百二十七场:土司请降
第一百二十八场:朱燮元献策
第一百二十九场:你爹在我手上
第一百三十场:朕讲理
第一百三十一场:平安氏之战
第一百三十二场:得胜碑
第一百三十三场:沙、普崛起
第一百三十四场:小官人
第一百三十五场:那昏君定不得善终
第一百三十六场:一条大鱼
第一百三十七场:惯的?
第一百三十八场:皇帝凯旋
第一百三十九场:魏忠贤吃瘪
第一百四十场:你的委屈朕都知道
上卷总结
第一百四十一场:谁让你脸皮厚
第一百四十二场:汪文言案
第一百四十三场:西南治夷之问
第一百四十四场:对袁崇焕不放心(求推荐!)
第一百四十五场:纸上谈兵
第一百四十六场:您老当益壮
第一百四十七场:朕不是圣人
第一百四十八场:京报
第一百四十九场:大裁员
第一百五十场:首辅不好当
第一百五十一场:教科书式不要脸
三江感言
第一百五十二场:帝王权术
第一百五十三场:三战三捷
第一百五十四场:明升暗调
第一百五十五场:先拿他正法(求收藏!)
第一百五十六场:舆论(求推荐!)
第一百五十七场:叫许显纯看着办!
第一百五十八场:东林党学聪明了
第一百五十九场:真正的威胁
第一百六十场:京报首期
第一百六十一场:银川驿卒李鸿基(求推荐!)
第一百六十二场:是个好皇帝(求推荐票!)
第一百六十三场:皇家夜宴
第一百六十四场:重修三大殿
上架感言
第一百六十五场:劳厂臣多费心
第一百六十六场:壬戌历法(感谢小白长大鸟的万赏!)
第一百六十七场:魏广微的窘境
第一百六十八场:朕给你治
第一百六十九场:魏忠贤喜收新侄
第一百七十场:朕就随便问问
第一百七十一场:狗咬狗
第一百七十二场:魏忠贤的能耐
第一百七十三场:朝堂局势之变(第一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四场:位面之子朱由检?(第二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五场:江户幕府(第三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六场:朕只给你们一个选择(第四更,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七场:三省大地震(第五更三千字,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八场:宴请乡绅(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九场:堂上堂下皆小人(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场:那是他们蠢
第一百八十一场:沈阳大捷
第一百八十二场:军机处
第一百八十三场:张维贤有肾病
第一百八十四场:卢象升赴京
第一百八十五场:分省录取制
第一百八十六场:改革红利
第一百八十七场:孙之獬好开心
第一百八十八场:这是个人才!
第一百八十九场:倒数第一孙之獬
第一百九十场:帝国皇长子
第一百九十一场:贱命
说说
第一百九十二场:倒霉的李若星
第一百九十三场:熊廷弼的选择
第一百九十四场:足球88就是鸡犬!
第一百九十五场:朕怕他们不够砍!
第一百九十六场:你心凉吗?
第一百九十七场:宗人府!
第一百九十八场:碾死他比蚂蚁更容易
第一百九十九场:皇长女 朱淑娥
第一百九十九场:朝鲜战争胜利
第二百场:让荷兰人滚蛋!
第二百零一场:港口被封锁
第二百零二场:轻敌的代价
第二百零三场:“郑芝龙”的野望
第二百零四场:学习,永无止境
第二百零五场:荷兰人的野心
第二百零六场:连炮厂一起抢了
第二百零七场:遇刺
第二百零八场:就依了你们的意
第二百零九场:大义灭亲,除爵福藩
第二百一十场:有时候,糊涂点好!
第二百一十一场:东方的帝国学院
第二百一十二场:选址纠纷
第二百一十三场:三王就藩
第二百一十四场:猜不到、猜不透
第二百一十五场:多尔衮的首战
第二百一十六场:黄台吉的担忧
第二百一十七场:让多尔衮铩羽而归
第二百一十八场:相见
第二百一十九场:我去!
单场推书!
第二百二十场:共襄大义
第二百二十一场:陆海包围网
第二百二十二场:帮我砍了我爹
第二百二十三场:杭州兵变
第二百二十四场:秦军
第二百二十五场:免职浙江巡抚等四十二人
第二百二十六场:维护官军这面大旗
第二百二十七场: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第二百二十八场:汤氏犬子
第二百二十九场:苏州孙公子
第二百三十场:贵者居高位
第二百三十一场:你可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第二百三十二场:你行啊,孙传庭
第二百三十三场:围孔府建一内城
第二百三十四场:天灾人祸
老朋友,前程似锦!
第二百三十五场:请罢内市
第二百三十六场:要不你来?
第二百三十七场:内市将罢
第二百三十八场:朕带你看个宝贝
第二百三十九场:把后宫给朕管好
第二百四十场:驱虎吞狼
第二百四十一场:总算有点儿用的兵部
第二百四十二场:招安“郑芝龙”(上)
第二百四十三场:招安“郑芝龙”(下)
第二百四十四场:漳州守备“郑芝龙”
第二百四十五场:各有心思
第二百四十六场:到嘴的鸭子飞了
第二百四十七场:这就是大航海时代
第二百四十八场:都来分蛋糕
第二百四十九场:可笑的海军
第二百五十场:压倒性的战斗
第二百五十一场:我命令你们投降
第二百五十二场:足球88必将获胜
第二百五十三场:澎湖海战大捷
第二百五十四场:历史要岔道了
第二百五十五场:这亏咱不能吃
第二百五十六场:我梦江南好
第二百五十七场:林丹巴图尔
第二百五十八场:联蒙抗金
第二百五十九场:被迫南巡的天启皇帝
第二百六十场:徐鸿儒造反了
第二百六十一场:许显纯的心思
第二百六十二场:名扬天下
第二百六十三场:明蒙会盟
第二百六十四场:下下之策
第二百六十五场:心虚的地方官们
第二百六十六场:旖旎风光
第二百六十七场:强龙不压地头蛇
第二百六十八场:继续舞、继续唱!
第二百六十九场:爷,巡抚也有份
第二百七十场:搓牌、洗牌
第二百七十一场:下一站,南京!
第二百七十二场:把事情闹大!
第二百七十三场:南京,朕来了
第二百七十四场:以营兵制取代卫所制!
第二百七十五场:为生民做主
第二百七十六场:流言可杀人
第二百七十七场:赵之龙的野心
第二百七十八场:要九族还是要命
第二百七十九场:田尔耕的小算盘
第二百八十场:皇帝身边没有庸才(求推荐票!!)
第二百八十一场:其实他已经出局了
第二百八十二场:沈阳会战
第二百八十三场:朱由校游孝陵
第二百八十四场:诛杀抚宁候一脉
第二百八十五场:朕给过你机会
第二百八十六场:你哪来的脸
第二百八十七场:皇上是个好皇上
第二百八十八场:请陛下收回成命
第二百八十九场:帝不寡恩而患不安(求推荐票!)
第二百九十场:杯酒收兵权
第二百九十一场:确认了,这是亲爸爸
第二百九十二场:安定宴(上)
第二百九十三场:安定宴(下)
第二百九十四场:征求下魏国公的意见
第二百九十五场:刀笔改革
第二百九十六场:逼中宫
第二百九十七场:陶郞先案
第二百九十八场:惊动了刘太妃
第二百九十九场:盖棺定论
第三百场:魏忠贤见韩爌
第三百零一场:大战将起
第三百零二场:擒斩奴酋者封侯
第三百零三场:大明督师朱燮元
第三百零四场:上京
第三百零五场:诸将
第三百零六场:七帅三十六将
第三百零七场:会诸将议战策
第三百零八场:大明军科领先于蛮夷
第三百零九场:试射镇虏炮
第三百一十场:京郊誓师
第三百一十一场:这次只能满桂自己去扛
第三百一十二场:努尔哈赤内心深处的梦魇
第三百一十三场:黄台吉的小心思
第三百一十四场:熊廷弼的反击?
第三百一十五场:熊廷弼小胜一手
第三百一十六场:对峙奉集堡
第三百一十七场:后金退兵
第三百一十八场:摊牌
第三百一十九场:召田尔耕、卢象升、孙传庭进宫
第三百二十场:改南直隶为金陵省
第三百二十一场:南直隶各地的人事安排
第三百二十二场:江南大营
第三百二十三场:密旨?
第三百二十四场:天启疑案
第三百二十五场:抓捕宣昆党
第三百二十六场:“咏夜”诗谏
第三百二十七场:阉党卷入
第三百二十八场:替死鬼
第三百二十九场:思考形势
第三百三十场:封赠徐氏
第三百三十一场:王永光逆谏
第三百三十二场:帝王术
第三百三十三场:南京定制
第三百三十四场:谈笑自若的徐文爵
第三百三十五场:田尔耕的机会
第三百三十六场:马上风
第三百三十七场:江山辈有人才出!
第三百三十八场:库伦部被灭
第三百三十九场:声东击西
第三百四十场:色特与麻氏的冤仇
第三百四十一场:西抚诸部,南联朝鲜
第三百四十二场:南楚乞降,溃败之势
第三百四十三场:重赏之下,朵颜参战
第三百四十四场:大战苏温河(上)
第三百四十五场:大战苏温河(中)
第三百四十六场:大战苏温河(下)
第三百四十七场:大捷
第三百四十八场:魏广微晋升次辅
第三百四十九场:偷鸡摸狗,全面袭扰
第三百五十场:威逼辽沈
第三百五十一场:督促朝鲜
第三百五十二场:逮捕袁崇焕
中秋和国庆双节来临。
第三百五十三场:黄台吉的建议
第三百五十四场:沈阳大战!
第三百五十五场:巧断计
第三百五十六场:奏大功
第三百五十七场:皇家秘史
第三百五十八场:范文程自比诸葛亮
第三百五十九场:移师南下
第三百六十场:当世庸才范文程
第三百六十一场:邹氏报国
第三百六十二场:血战左卫城
第三百六十三场:一门忠烈
第三百六十四场:东江北上
第三百六十五场:事在人为
第三百六十六场:计中计
第三百六十七场:放阿敏
第三百六十八场:大捷震伪金
第三百六十九场:建奴要议和
第三百七十场:今晚兵部要加班
第三百七十一场:崔呈秀见魏忠贤
第三百七十二场:西暖阁棋局
第三百七十三场:东林党选择明哲保身(感谢enjoymm的万赏!)
第三百七十四场:阿敏再掌兵
第三百七十五场:辽阳和议(上)
第三百七十六场:辽阳和议(中)
第三百七十七场:辽阳和议(下)
第三百七十八场:预备开战
第三百七十九场:五路出师
第三百八十场:救民东岳庙
第三百八十一场:似曾相识的战场
第三百八十二场:风势转变,斗智斗勇
第三百八十三场:无胆鼠辈,贻误三军
第三百八十四场:宁夏家丁李鸿基
第三百八十五场:围杀太子河
第三百八十六场:努尔哈赤的新决定
第三百八十七场:王汝金拼命,李鸿基立功
第三百八十八场:惨胜,截杀苇子谷
第三百八十九场:两路会师,辽东大捷
第三百九十场:毛文龙奇袭赫图阿拉
第三百九十一场:踏平赫图阿拉!
第三百九十二场:努尔哈赤病了,朱由校爽了
第三百九十三场:魏忠贤谏高第(求订阅!)
第三百九十四场:三朝辽事实录
第三百九十五场:合作还是滚蛋
第三百九十六场: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
第三百九十七场:跟腓力四世讲讲价
第三百九十八场:签订通商条约(上)
第三百九十九场:签订通商条约(中)
第四百场:签订通商条约(下)
第四百零一场:皇家商会
关于“通商协议”
第四百零二场:再审袁崇焕
第四百零三场:高第伏诛
第四百零四场:这趟差北镇抚司接了
第四百零五场:骑虎难下
第四百零六场:许显纯出手
第四百零七场:癸亥金榜之争
第四百零八场:南苑狩猎,张榜安民
第四百零九场:落榜监生大闹都察院
第四百一十场:大案疑云
第四百一十一场:奉旨查抄
第四百一十二场:处斩郑我朴
第四百一十三场:训诫百官
第四百一十四场:还天下寒士一个公道
第四百一十五场:韩爌致仕,再杀贪官
第四百一十六场:吏部会审
第四百一十七场:王在晋述职
第四百一十八场:二审、翻供
第四百一十九场:重处尔等以谢天下
第四百二十场:整顿兵备
第四百二十一场:扬眉吐气,当浮一大白
第四百二十二场:血流成河
第四百二十三场:内廷五老阉
第四百二十四场:收服塞北三卫
第四百二十五场:熊廷弼反攻
第四百二十六场:老寨议政
第四百二十七场:努尔哈赤重病缠身
第四百二十八场:共做大汗梦
第四百二十九场:兄弟相争
第四百三十场:黄台吉胜阿敏
第四百三十一场:争夺
第四百三十二场:魏广微的最后考验
第四百三十三场:激斩袁崇焕
第四百三十四场:苏州皇家商会(上)
第四百三十五场:苏州皇家商会(中)
第四百三十六场:苏州皇家商会(下)
第四百三十七场:查办汪海
第四百三十八场:太妃寿诞
第四百三十九场:来,张嘴
第四百四十场:奉旨查封范家
第四百四十一场:报应从不缺席
第四百四十二场:范氏末路
第四百四十三场:登莱水师
第四百四十四场:插手山陕局势
第四百四十五场:太原千总贺人龙
第四百四十六场:收拾人心
第四百四十七场:强收官校
第四百四十八场:兵压察哈尔
第四百四十九场:天启三年辽东第一次寒潮
第四百五十场:骁骑叩关
第四百五十一场:西土默特
第四百五十二场:黄金家族崛起
第四百五十三场:西暖阁奏对
第四百五十四场:后生可畏
第四百五十五场:内喀尔喀的盟主该换了!
第四百五十六场:左翼诸部
第四百五十七场:林丹汗入寇
第四百五十八场:镇城不容有失
第四百五十九场:总有人盼着天下大乱
第四百六十场:掐断水源
第四百六十一场:改变策略
第四百六十二场:以身作饵
第四百六十三场:成名之战
第四百六十四场:普天同庆
第四百六十五场:三大殿修成
第四百六十六场:署都司、加山西副总兵
第四百六十七场:正式临朝
第四百六十八场:北逐土默特
第四百六十九场:私盐官有制
第四百七十场:官商勾结,豪强作难
第四百七十一场:困难重重
第四百七十二场:温体仁
第四百七十三场:皇权下乡
第四百七十四场:人心稍定
第四百七十五场:十五岁领兵
第四百七十六场:官军进攻盐场
第四百七十七场:铁证如山
第四百七十八场:青州民变
第四百七十九场:乱起来也有官大的顶着
第四百八十场:卢象升镇压民变
第四百八十一场:凌驾三法司之上
第四百八十二场:梅石溪凫图
第四百八十三场:浙党起势
第四百八十四场:捉拿登州知府
第四百八十五场:无过便是功
第四百八十六场:七战七捷
第四百八十七场:再抓乐安唐家
第四百八十八场:暗流涌动
第四百八十九场:新盐法落实
第四百九十场:郑家的应对
第四百九十一场:干脆做个表率
第四百九十二场:这是个把柄
第四百九十三场:夺取归化城
第四百九十四场:议驻军西藏
第四百九十五场:温体仁继续推行新盐法
第四百九十六场:东林点将录
第四百九十七场:西土默特北迁
第四百九十八场:察哈尔兼并西土默特(感谢九幽o的22222点打赏!)
第四百九十九场:遣使定盟
第五百场:朕乃天子
第五百零一场:中兴的时代
第五百零二场:康喀尔的想法
第五百零三场:生死存亡之秋
第五百零四场:七百一十三名百姓
第五百零五场:进退维谷
第五百零六场:皇家晚宴
第五百零七场:那朕就不理智一次
第五百零八场:督师人选
第五百零九场:征讨察哈尔
第五百一十场:后金征内喀尔喀
第五百一十一场:平台召见
第五百一十二场:将帅不和
元旦快乐
第五百一十三场:三大军规
第五百一十四场:老乡,借你人头一用
第五百一十五场:杀良充功
第五百一十六场:先斩后奏杀王保
第五百一十七场:手铳问世
第五百一十八场:新式骑兵的兴起
第五百一十九场:总要有人背锅
第五百二十场:明察、暗访
第五百二十一场:聪明人做聪明事
第五百二十二场:皇帝身后的剪影
第五百二十三场:五军都督府
第五百二十四场:武勋势力抬头
第五百二十五场:我是官兵我怕谁
第五百二十六场:要你有什么用?
第五百二十七场:拿酒?拿你!
第五百二十八场:集食居、洺雀阁
第五百二十九场:宰塞与乌兰娅
第五百三十场:出师不利
第五百三十一场:棋局
第五百三十二场:穷兵黩武
第五百三十三场:散尽家财
第五百三十四场:增边兵二十四万,糜饷两百万
第五百三十五场:辽阳升帐
第五百三十六场:魂断温泉镇
第五百三十七场:弄巧成拙
第五百三十八场:我要走了
第五百三十九场:努尔哈赤死了
第五百四十场:逼死阿巴亥
第五百四十一场:皇太极即位
第五百四十二场:普天同庆
第五百四十三场:冒冒失失的老太监
第五百四十四场:革辽东巡抚
第五百四十五场:毫无怨言
第五百四十六场:熊廷弼复职
第五百四十七场:无计可施
第五百四十八场:就这几块石头
第五百四十九场:决战时刻
第五百五十场:一夜之间
第五百五十一场:孤注一掷
第五百五十二场:我是站着死的
第五百五十三场:察哈尔汗权不复
第五百五十四场:林丹汗跑路了
第五百五十五场:收复河套
第五百五十六场:乌珠穆沁、钦察二部覆亡
第五百五十七场:察哈尔兼并奈曼
第五百五十八场:强取豪夺(求月票!)
第五百五十九场:谁才值得效忠?
第五百六十场:全民福利措施
第五百六十一场:大家高兴才是真的高兴
第五百六十二场:为名、为利
第五百六十三场:点名要见李鸿基
第五百六十四场:他不打算再表示表示么?
第五百六十五场:登莱水师形成战斗力
第五百六十六场:有功必赏
第五百六十七场:李鸿基只是李鸿基
第五百六十八场:皇城凯旋式
第五百六十九场:想动晋商
第五百七十场:国色牡丹
第五百七十一场:朕就顺了他的意
第五百七十二场:捉奸在床
第五百七十三场:以王法杀人
新年快乐
第五百七十四场:这个人锦衣卫保了
第五百七十五场:一并办了吧
第五百七十六场:一家天下
第五百七十七场:皇长子出阁读书
第五百七十八场:晋商祸国
第五百七十九场:阁辅下京
第五百八十场: 就要小题大做
第五百八十一场 :常氏留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