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我对钱没有兴趣 > 第四百六十一场 王妃
    一路上。

    商尹不停在看着地图上的标注。

    不得不说,这一份地图极为细致。

    在上面还标注了多少年来,冥山曾经所发生过的动荡,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以及在这里陨落过多少圣之境界的存在。

    虽然如此,依旧有无数人,想要探寻此地,而前赴后继。

    尤其是一些寿元即将走到尽头的人,想要来此地拼一把。

    希望能够得到前人的造化。,

    更有传言,说此地虽为冥山,但深处却有一口圣泉,有无穷生机,有返老还童,起死回生,使人生命本源恢复到最初先天之机。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诸多寿元将尽的人,想要来冥山拼一把。

    至于是否属实,根本无从考证。

    能够从冥山深处活着出来的人,原本就是少之又少,更别说见到所谓的圣泉。

    但依旧有无数人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就在商尹等人,不停逼近冥山的时候,白芨也来到阴阳王府。

    她手里拿着明台的令牌,来到阴阳王妃面前。

    这让阴阳王妃也颇为诧异,万仞军还没有到达伏仙镇,明台却让白芨前来,显然事情比自己想象要严重许多。

    要知道这原本是阴阳王府的事情,总是阴阳商会有很强的背景,但终究是外人。

    与王府只有合作利益关系而已。

    明台会让白芨来,显然就是此事已经威胁到整个阴阳关的安慰了。

    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白芨娓娓道来,将商尹所做的判断,悉数讲明,以及如今伏仙镇面临是一个什么样的真实情况。

    因为如果要让二十八个重镇做好准备,就必须有王妃这样的存在下令,更何况要让他们同时勾动防护大阵,使地脉不被侵袭。

    “这一位太上域的少年,你对他有几分信任度?”王妃顿了顿,问道。

    “首先,以阴阳王府的实力,去勘察地脉是否被阴煞蚕食,应该就能够佐证他的说法。”

    “其次,在他身上有还童丹这样的东西,我想就算在元始域,也很少有人能够拿出来。”白芨郑重道。

    显然,她清楚还童丹是阴阳王妃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

    原本这应该是自己的筹码,但她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是因为白芨有自己的打算。

    “还童丹?”阴阳王妃的情绪有了些许波动,道:“我会亲自前往伏仙镇走一趟。”

    “他已经不在伏仙镇了,说冥山阴煞此局唯有入冥山,才有可能破局,否则的话,哪怕以王府的力量,也只能够与阴煞抗衡,想要彻底消除压制,怕是不太可能。”白芨又道。

    “他背后有强者相随?”阴阳王妃这个时候,基本上确定,那一位太上域的李公子,必不是寻常人物。

    “有,但并没有踏入圣之境界的存在,看样子像是外出游历,参悟太上忘情。”白芨将自己的想法如实说出。

    “若是参悟太上忘情,不是冷眼旁观,见我阴阳关无数百姓水深火热岂不是更好?”阴阳王妃有些诧异。

    “我也曾有过同样的疑惑,他说,不入世,怎能出世,太上忘情只是到达绝顶之时,见众生如天地自然循环,而非冷酷无情。”白芨简明扼要。

    阴阳王妃愣了一下,道:“我请阴阳王出关,此事你也回到商会之内,让他们做出相应准备,毕竟大家一荣俱荣,利益共同。”

    “自然,白芨告退。”她躬身一礼,落落大方,在阴阳王妃前不卑不亢。

    “我会前往伏仙镇,今日酉时,你愿意与我一同前往吗?”阴阳王妃突然问道。

    “当然。”白芨颔首,她知道阴阳王妃想要通过她,认识商尹,或者说,获得还童丹。

    她第一时间回到商会,将此事禀报高层。

    引起极大的振动,但不得不说,整个阴阳关做出极其迅速的反应,来自关中的正规军,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伏仙镇迅速推进。

    与此同时。

    商尹等人在越来越接近冥山深处的时候,大龙察觉到了异常。

    他本能的恐惧,身体竟然是忍不住颤抖。

    “怎么回事?”商尹显然也发现其中的异常。

    “再往前,有非常强大的封锁龙脉的大阵,我觉得冥山地脉之下,有一条大龙被死死镇压,龙脉本源不停被抽取,炼化……”大龙说话之间,都带着些许颤抖。

    “冥山龙脉怕是比起通元大峡谷都还要来得可怕吧?”

    “那能够强行镇压此地龙脉,抽取炼化其力量的存在,会是多可怕?”

    商尹的脸色也有些变幻不定。

    “这……”朱麟已经有些打退堂鼓了。

    要知道,当日通元大峡谷的龙脉实力,他是亲身体会过的,差点就出不来了。

    “我的感觉,镇压此地龙脉的不一定是人,冥山必然能够藏着更大的秘密。”大龙克制住自己本能恐惧的情绪。

    “……”商尹惊疑不定,如今到底是进是退,他看向大龙,道:“你觉得自己还敢往前吗?”

    他很清楚,大龙在此地意义重大。

    如果没有它领路,它去感知的话,怕是自己一行人会遭遇到诸多凶险。

    “把布衣跟铜盘借给我。”

    “我能够利用其中的力量,克制冥山封锁龙脉的大阵气息。”

    “如果没有的话,我很难再往前,甚至大阵的力量会流溢出一部分,自主来镇压我。”

    大龙在这一刻,有很深切的体会。

    在神魔两域,除了通元大峡谷的龙脉,它就是无敌的存在。

    甚至在漠北,面对通元大峡谷龙脉它都能够无惧相抗。

    可是在元始域这样的地方,自己根本算不得什么,哪怕是自己的本尊降临,也未必能够抗衡。

    在冥山所积攒的底蕴,太过雄厚,根本不是自己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别的不说,无数岁月以来,为了所有的造化,来到这里赴死的神躯境不计其数,圣之境界,数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更别说以前哪些战死在冥山的圣之存在,死后他们的力量都会化为此间天地的一部分规则,这一点神域与魔域加起来,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商尹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取出。

    大龙是他们进出此地的关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