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甜系初恋 > 第97场 跃龙门
    陆淮舟和姜晚这次考得也都不错,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坐第一第二的宝座。

    至于第三名的顾沉,这次没发挥好,跌到了年级第五。据说他考理综那天生病了,因为他那个小同桌。

    顾沉发挥失误,姜晚的成绩的确让他“无地自容”了,当然,这只是旁人的看法。

    下午高三的所有老师们开了个会,主要还是讨论成绩,升学率等。

    会议的最后,夏诚儒才提了句:“百日誓师大会也快到了,咱们还是老规矩啊,要‘跃龙门’,还有啊,所有高三班主任,这周末都上山祈福,和往年一样。”

    “虽然咱们是不提倡封建迷信,但给孩子们带个好兆头,给他们点儿精神上的鼓励,也是老师们应该做的。”

    -

    秦韵又住院了。

    之前的手术切除了肿瘤,但因为肿瘤是恶性的,加上她近期劳累,又不遵医嘱,所以,癌细胞扩散得很快。

    陆曜城坐在病房里,给她削苹果。

    他面色沉稳,薄唇轻启:“已经收到斯坦福那边的offer了。”

    秦韵轻点了下头,忽而,又皱起眉头:“可是,淮舟他……”

    “他应该是不想去了。”

    虽然母子俩相处的时间不多,但秦韵还是了解他的,这孩子性子倔,既然决定了就会争取,如果没争取,那说明他不感兴趣也不想要。

    陆曜城削苹果的手一顿,墨黑的眸子看向她:“你想让他自己做选择?”

    秦韵没说话,又开始咳了起来。

    陆曜城给她倒了杯热水,神色温和了不少:“这件事你别管了,专心化疗。”

    “我来解决。”

    为了儿女情长,用自己的前途做赌注,这个买卖,值不值?

    小孩子或许觉得值,为了爱情可以不要面包,待岁月蹉跎之后,后悔的还是自己。

    陆曜城是这样想的。

    再说,陆淮舟自己原本也是想去斯坦福的。

    秦韵还想再说什么,但她知道陆曜城固执,便只是转移话题道:“淮舟也快要高考了,我的病情,暂时就别让他知道吧。”

    陆曜城闻言,眉头紧蹙,“为什么?他是你儿子,该有知晓的权利。”

    “再说,如果接受了斯坦福的offer,高考成绩对他影响不大……”

    “陆曜城!”秦韵有些气恼的喊了声,这家伙,怎么总是这样!倔得像头牛,还总想着来说服她。

    当老总的人或许就是这样吧。无奈。

    陆曜城垂眸削苹果,不再说什么。

    他和秦韵夫妻关系向来都是相敬如宾的,刚谈恋爱那会儿也像普通小情侣一样如胶似漆,结婚之后,各自忙着事业奔波,特别是近几年,他忙着生意,国内国外到处飞,她忙着实验和科研课题……

    夫妻感情也就淡了。这就是现实生活。

    但他俩都以家庭和谐为目标,在大事上谁也不拖谁后腿,小事上陆曜城也尊重秦韵的抉择。

    或许,他们之间,现在也就剩下尊重和责任了。

    -

    百日誓师大会几乎是每个高中的传统活动了。

    在七中,百日誓师大会当天,还有“跃龙门”活动。

    校长在台上讲了话,主任又讲,然后是学生代表发言。

    理科班这边派的学生代表是普通班的一位成绩优异的同学,发言铿锵有力,他没照着稿子念,每一句话都振奋人心。

    有一股傻气的冲劲儿。

    文科班代表是宋景砚,他向来温文尔雅,做事不疾不徐,他的发言比较简单,但言简意赅,赢得的掌声更大。

    接下来就是“跃龙门”。

    所谓的“跃龙门”就是学生们依次从一道门槛儿上跨过,那道门槛两边,分别印着条大大的红色鲤鱼,顶上是两条金色的龙。寓意着:鲤鱼跃龙门。

    最开始跳的是一班。

    那道“门”挺宽的,姜晚本来想和唐柠一起跨过去,谁知唐柠这家伙见色忘义,早早的就和尚谦一块儿跨了。扔下她一个人。

    大家似乎都很兴奋,虽然只是最简单的一项活动,但莫名的,就很激动人心。

    姜晚正排着队准备跨过去,却突然被陆淮舟握住了手腕。

    少年那张俊美的脸上噙着淡笑,语调慵懒:“跟我一起。”

    语气很强势。

    他没有给姜晚拒绝的机会,紧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那道门跑去。

    此刻,周围有很多同学,闹哄哄的,说笑声不绝于耳,姜晚的脸有些红,她微低着头,紧张极了。

    迈过那道门槛时,她下意识的抬脚,跳了过去。

    陆淮舟身高腿长,一跨就过去了。

    姜晚侧眸看他,少年鼻梁高挺,好看的薄唇轻抿着,缓缓勾起个极浅的幅度,侧颜俊美,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这时,陆淮舟也转过头来,一时之间,四目相对。

    姜晚笑了,眉眼弯弯,杏眸中波光闪动,璀璨如星光。

    陆淮舟揉了下她的脑袋,俯身看她,声音低沉:“小企鹅,从今以后,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姜晚抬眸,对上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认真又固执。

    她很清楚,这是一句承诺。

    一生的承诺。

    不远处,夏诚儒看见这一幕,气得想冲上去,却被黄飞宏拦住了。

    “诶诶诶,你别冲动,不就是一起跃个龙门吗,瞧把你给紧张的。”

    “这都快高考了,你这样过去训斥他们,会影响他俩高考的。”

    黄飞宏知道,其实早恋分很多种。当然带来负面影响的占多数。像陆淮舟他们这样的,也确实不多。

    良性促进,这多难得。

    夏诚儒冷哼一声:“陆淮舟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这大庭广众的,他竟然敢……”

    “不行不行,这事儿我还是得给两边的家长说说,这是咱们的责任。”

    黄飞宏想拦着,但一时也想不出个正当理由,只得眼睁睁看着夏诚儒给陆淮舟的家长打完电话,又给姜晚的妈妈打……

    只是,两边家长的反应,却比他想象的要开明许多。

    夏诚儒刚给周凌意打完电话,陆曜城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他急忙接通,不知道陆曜城说了什么,夏诚儒直应到:“嗯,对对对。姜晚是一班的,学习成绩很好,品行端正。很不错的孩子。”

    “啊?你明天要过来一趟?行,到时咱们电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