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废材逆袭之倾世大小姐 > 第二百三十八场 安插眼线
    那侍从的脸登时僵了下,欲言又止。

    姜裕的口吻里包含了浓浓的火药味。

    本想借此机会邀功论赏的在姜裕面前混个脸熟,没成想直接把姜裕惹怒了。

    侍卫慌张得不行:“小的哪敢!大管家,料想是您错怪小的了。”

    姜裕冷哼了声,眼眸里是脓肿的墨色,很明显不相信那侍卫所说的话。

    即便尔容死了,但是铁打的事实摆在眼前,他姜裕就是因为尔容的三言两语在姜铭面前颜面尽失,又让姜籽葵春风得意了回。

    他怎的咽得下这口气?

    一个鄙浅到无足挂齿的奴仆,害得他不光彩了一回,他能忍得了?

    偏生还有人不长脑子,迎着枪口往上撞,他不把气撒在那个人身上,撒在谁身上?

    但是,既然是和那废物有关的信息,再过问一下又何妨?

    姜裕示意地点了点头后,冷漠地抬了抬眼:“还有呢?”

    从竹澜居唯一的那个丫头身上,找新的突破点,似乎不错。

    “还有就是……”那侍从的眼里重新燃气希望的光辉。

    “竹澜居的那个丫头,胳膊似乎受了伤,在双方起争执的时候,那丫头下意识护住的,就是自己的胳膊。”

    哦?

    胳膊?

    姜铭的眼里泛起几分饶有兴趣。

    如若真的是胳膊有伤的话,会是什么造成的呢?

    姜裕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咳,他不动声色地拿起右手旁的茶杯,沏了沏。

    待姜铭抿了口茶水后,眼里的神色归于平淡,看着那侍从:“还有呢?”

    侍从见姜裕的心思着实叫人捉摸不透,额头上不由的冒出了些许的细汗,目前来看,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免得再触了姜裕的霉头,惹得姜裕不快。

    可竹澜居环境清幽,平日里万分静谧,哪怕是贴在围墙上,也愣是听不到什么大动静。

    还能有什么?

    侍从咽了口口水,如实禀告道:“大管家,属下所知的,大概就只有这些了。”

    姜裕皱了皱眉头。

    废物。

    就这么点信息,还不如不报。

    不仅浪费他的时间,还糟蹋他的心情。

    姜裕把那茶杯放至桌子上,语气敷衍:“行了,你下去吧。”

    “好的,大管家。”

    侍从不敢同姜裕废话多说什么,赶快离开了屋子。

    想要让姜裕重视自己,前方之路,怕是漫漫无期。

    尔容的死,就是非常好的前车之鉴。

    这件事,不但显示出了姜裕的铁血无情,还表明了姜裕的立场:营下侍从绝不留无用之人。

    稍有不慎,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本想着能够让姜裕赏识,结果可能只会适得其反,凡事皆得需得小心为是。

    等那侍从走后,姜裕看了眼桌子上那个外观精致的瓷花茶杯,内心有不少的盘算。

    在被人推搡之际,一个人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胳膊,会有什么猫腻在其中呢?

    有意思。

    事情啊,慢慢来,会更有意思。

    姜裕的眼里划过一抹势在必得的恶毒。

    垃圾各有归处,他绝不会让一个废物草包,得意太久。

    哼。

    姜裕眼眸里,有着死水一般的沉寂和阴暗。

    -

    另外一处,铭念居内。

    姜铭直身而立,看着单膝跪地的暗卫,面容严肃,他问那个暗卫道:“怎么样,可有发现什么?”

    暗卫迟疑了会:“属下……”

    姜铭一脸“大可直言不讳”的表情:“你直说便可。”

    “属下在竹澜居周遭没有什么发现,倒是在尾随铃铛姑娘时,发现了问题。”

    出了尔容的那档事,姜铭不可能坐视不管。

    他很清楚姜裕的目的何在,为的就是斩草除根,清除掉姜籽葵,从而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

    没了姜籽葵,姜铭手下子女的名分就少一个,而姜梓允日前又犯了大事,被关禁闭。

    一来二去,只要他姜裕够能忍辱负重,刨到姜铭的底线,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姜铭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养虎为患。

    他必须有所防备,首先,就得在姜籽葵附近安插眼线。

    所为并非监视姜籽葵的一举一动,而是变相的保护姜籽葵。

    最起码,不能让姜裕有机可乘,再让姜籽葵着了姜裕的道。

    虽说出什么事,姜籽葵的态度都非常的泰然自若和气定神闲,但凡事都会有个例外。

    未雨绸缪,是最好的打算。

    而那姜裕,作为姜氏族人,本就有着很好的可以倚仗和依靠的家族势力和背景。

    在府中,姜裕又居于主管之位,地位非同小可,几十年来没少搞小动作。

    姜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有时候,姜铭不得不防。

    姜裕听着暗卫所说的话,有些好奇。

    铃铛?

    不就是葵儿钦点的那个侍女吗?

    怎么事情还能牵扯到一介侍女身上?

    那暗卫见自家主子有所思虑,顿了下,才说道:“铃铛姑娘似是同璟婆子有要事相商,在卿玉轩待了会后,回竹澜居的中途,被两个人拦住了。

    “其中一人对铃铛姑娘拉拉扯扯,气势嚣张到不行。”

    姜铭听完没什么反应。

    和一介侍女有牵扯的,能是什么大事。

    姜铭顺着暗卫的话,说道:“那以你的意思,是?”

    姜铭对侍卫内心所想了然于心,但有些事情,总得要给一些人表现的机会。

    “以卑职的意思,是说,那两个刁难铃铛姑娘的人,可能是大管家的人。”

    “嗯,我知道了。”姜铭的语气平平淡淡。

    姜铭状似无意地又说起:“哦,那之后呢,竹澜居的那丫头,有没有事?”

    “属下看,那两人其中一人,对铃铛姑娘针对得很,最后,没出什么事,双方不欢而散,不了了之了。”

    姜铭有些不耐了。

    这些人都是如出一辙,都想从铃铛身上“旁敲侧击”的打探出关于葵儿的一丁点消息。

    他缺席了葵儿那么多年的成长,他这个做爹爹的,竟也不知自己的亲生女儿作何想法。

    是他太失败了,还是他太现实了?

    姜铭想着,嘴角不自觉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

    可那笑,淡的几乎不能再淡,很快就隐匿在过往里。

    姜铭在心里坚定的回答自己:是现实。

    不可争议的现实。

    ------题外话------

    小哩有话说

    谢谢绿环兰香坚持不懈送的推荐票!么么么么么么!!

    另外,求打赏求评价求推荐票~

    太惨淡了,哭唧唧惹呜呜呜

    好吧,小哩无所谓啦,小宝贝们开心就好,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