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88

足球88

足球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足球88手机版

足球88网站地图

足球88 >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 > 第152场 敖御主动传播的?(求月票)
    数日后。

    银天江江边。

    敖夜和张寒站在江边,相对而立。

    聊了几天,张寒也打算离开了。

    嗯,主要是好处拿多了,张寒都不好意思继续住下去了。

    这几天在龙府里面白吃白喝,还得到了许多宝物丹药什么的。

    张寒表示,不好意思继续待了。

    “咳咳,龙君,这几日多有叨唠,还真是多谢你的款待了。”

    张寒儒雅的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你我相见如故,有什么好客气的,要不是我是妖,你是人,真想拉着你拜个把子,结为兄弟!”

    敖夜连声说道。

    “这就不必了,好了,龙君,就送到这里吧,就不必再多送了,您请回吧。”

    张寒笑着说道。

    捞了那么多东西,他连称呼都变成‘您’了。

    “不用不用,让我看着张道友你离开就好,张道友你且去。”

    敖夜摆了摆手。

    见此一幕。

    张寒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点头一笑,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龙君保重!”

    说完。

    脚底一道法阵升起。

    整个人都飞天而起,朝着银天江范围外飞出。

    站在原地的敖夜静静看着张寒离开。

    心中感慨着张寒这种布阵手法的强大。

    以天地之力代替布阵材料……

    一念成阵,拿阵法当平a使,当真好生强大。

    如果这种布阵手法学习的门槛可以降低一点,绝对可以取代现有的阵法之术。

    可惜……

    这种布阵手法难度太高了,没多少人能学会。

    敖夜摇了摇头,转身准备返回江内。

    反正他这次已经和张寒搭上线了。

    这座神秘且强大的隐世宗门也算是和他有了关系。

    以后说不定能从其中得到什么机缘。

    敖夜想着,心情也变得愉悦了起来。

    正当他要返回江内时。

    一道流光从远处飞来,朝着银天江内直勾勾的撞进去。

    这是谁。

    居然这么跌跌撞撞的就准备进龙府。

    敖夜看到后皱了皱眉,伸出手掌。

    他的手掌伸出,瞬间变化成了一只巨大龙爪,将那流光拦截住。

    敖夜握住那道流光,看清了流光内的身影,是一名虾兵。

    “你哪个手底下的兵?怎么这么冒失,难道没人教你龙府的规矩吗?”

    敖夜面无表情,不怒自威。

    也就在张寒面前他才好说话。

    事实上,他对规矩最是看中。

    嗯,当然了,他对规矩很看中,容不得别人触碰规矩,但如果是他自己触碰了,那就另当别论。

    那虾兵跌跌撞撞,看到敖夜后,连忙跪地行礼,只是脸上惊恐万状。

    “参见龙君!龙君,云州境内有关于您的流言又出来了,这一次的流言据说还有影像!!”

    虾兵匆忙的说道。

    “什么流言,又是什么影像?”

    敖夜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

    这群修士,该不会又给他编了什么故事,又用什么特殊手段整了一段影像,试图欺骗他人吧?

    “启禀龙君,流言……流言是,您被隐世宗门一弟子击败了,还亲口承认之前那些流言蜚语是事实了……”

    虾兵迟疑了一下,说道。

    “那影像呢。”

    敖夜语气有些怪异,他记得这件事外界根本没人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

    “龙君,在这里。”

    虾兵从兜里取出一块留影石。

    敖夜微微伸手。

    那块留影石顿时飞到了他手上。

    敖夜注入法力,将留影石激活。

    一道影像从留影石中闪出,投射在敖夜面前。

    只见影像的开端。

    凡俗界的一座城池之中,一名年轻人手持留影石,快速的奔跑在城池的大街小道上。

    “妖族龙君大败于银天江前!大伙快来看看!”

    在一番折腾后。

    年轻人站在一片广场上,面向无数凡俗之人,将留影石激活。

    敖夜和张寒大战的一幕浮现而出。

    其中也包括了敖夜亲口承认之前那些流言蜚语都是事实的对话。

    ……

    看着影像上的内容。

    敖夜脸上浮现了苦笑。

    这他也没办法。

    这些的确都是他说的,他也的确承认那些流言蜚语是真的。

    一个隐世宗门的弟子尚且能压他一头,要是那位他看不透的楚宗主真的出手。

    估计真就能把他砸得芜湖叫。

    所以他才会承认,流言蜚语也不是假的。

    话说回来……

    这些都是真的。

    但为什么会传出去?

    这件事知道的人,可没几个。

    也就是他,和张寒,敖御,龟丞相知道。

    他和张寒一直在龙府内,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

    龟丞相没那么大的嘴巴,到处哔哔。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敖御了。

    不过敖夜还是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

    “传本座命令,查一下这影像来源于哪里。”

    敖夜果断下令。

    虾兵领命,往江内游去,准备传达龙君命令。

    不得不说,银天江龙府的势力是很强的,全力调查之下。

    仅仅花费了一两个时辰,便得到了所有信息。

    站在江边的敖夜听着属下汇报。

    “所以,你是说,是敖御录了影像,并且主动传播出去的?”

    敖夜面无表情的说着。

    一股杀气油然而生。

    “是的,龙君,虽说是一场意外导致,但的确就是敖御殿下主动传播的。”

    一名虾兵乖乖的回答。

    听到此话。

    敖夜不再多说什么。

    默默返回江中,他觉得,敖御需要多练习一下,怎么发出芜湖叫……

    ……

    与此同时。

    东州境内,太一剑宗之外。

    中州的一名来客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