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88

明升88

明升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明升88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升88 > 我跟九叔混经验 > 第256章 离去
    李家尽数被灭,一门六修士无一人存活;家中房屋被烧,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这个消息,犹如一颗深水炸弹般瞬间在平平城当中引爆开来,寻常那些底层百姓知道之后倒是无不拍手称快,这李家素来恃强凌弱,尤其是近些年来依仗着拓跋教的不断壮大,鱼肉乡里。

    像是那苏老伯的遭遇,也不过只是沧海一粟,小小的一例罢了。

    这不过,这等惊天动地之事,究竟是何方人士所为,一时间民间也是不免有些众说纷纭,相互之间猜测不已。

    有说是那城南王家,早已不满对方之所为,从外界请了大神通的修士镇压此人。

    亦有说,乃是那李家之前所一直探寻的李文杰,此人乃是天地所生一奇人,身高八尺有余,宽也是八尺有余。

    一时间此事倒是成了城中茶余饭后的闲散之人的谈资了,便是那茶楼当中的讲书先生,亦也将这醒木一拍,摇头晃脑的将此事编篡一番,娓娓述之。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林生,早已连夜乘着神风舟离开了这平平城,此时早已不知离开了几百里的路程了。

    不过,在这满城风雨之中,却是有一水绿色衣衫的女子,听到这些传闻之时面现忧色,双手合十的朝着身前的一个小巧的佛像拜了拜。

    三百里城郊之外一处露空茶肆,上罩黑色纱网遮挡烈日,下边稀稀拉拉的摆着几张桌子,除此之外便是其旁挂着半人高的木匾,上写着“茶肆”二字。

    这出进城之人,免不了这在茶肆之中讨一杯凉茶入腹,以避这烈日骄阳,清热下暑。

    一个青年男子,似也像是远道而来,擦抹着额前的汗水缓缓的坐在了茶肆的桌前。

    只见那青年头上束着一青色的布条,将乌黑鲜亮的长发束成一团团至中央,腰间系着一个灰色的布口袋;身着蓝色布衫,下摆系着一条黑色腰带,足踏黑色长靴;面色黝黑,双目湛湛,鼻直口方,身高七尺有余。

    那青年大马金刀的坐下之后,将三钱拍在木桌之上,喊了一声:“小二,来壶凉茶。”

    来人自然便是林生,他日夜兼程赶至距平平城三百余里之外,此时在一个无名城池的城郊外的一个小茶肆上,打算暂时歇脚。

    那店小二毫不客气的将桌上的三文银钱收到自己的腰带内,随即应了一声:“得嘞。”

    片刻后,一壶茶水便上了桌,茶壶巴掌大小,外表枣红颜色,在其表面还刻着一副茶树图画。

    茶水通体如墨,外表略有几分像是后世的酸梅汤汁,其下沉着几片草叶一般的材料,随不冰爽,然而下肚之后依旧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凉意。

    忍不住的轻赞一声好茶,随即方才慢慢的思虑后续之事起来。

    眼下李家已被自己使出手段覆灭,消息只怕在那平平城早已传遍,想来等到拓跋教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件事也应该早已是尘埃落定了才是。

    毕竟,拓跋教现今大部分其修入入境之人,都还在白岩城城郊的那处妖王坟冢寻求机缘。

    提到那妖王坟冢,林生也不免暗蹙其眉,原以为里边只不过会出一些修士法宝而已,自己已经得了这龙纹黑金本源,倒也无需再去硬夺其余物事。

    却不想,那处地方一闹便时至今日闹了将近有大半年有余,自己原先担忧的龙纹黑金本源会被他人发现,从而追杀自己的想法倒是莫名的落空了。

    不过,倒是听说那上古老妖王的无上《妖经》似乎经过探寻也在那坟冢之中,除此之外,还有陪着那老妖王征战一生的极道兵刃。

    这些东西,流传而出倒也确实足以令人疯狂的了,要知道,这等上古《妖经》很有可能从中探寻到上古修炼法门,修炼精进自不必说。

    那些滞涩于某一境界百年之久的某些老家伙们,得到了这上古《妖经》,说不定有所感悟,就能破去瓶颈,进境一二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倒也难怪,此事过了这般久远,依旧是不少教派犹如飞蛾扑火般的朝着那处坟冢而去。

    林生略有所思,同时心中腹诽,只希望拓跋教的那些老家伙有去无回,自当是最好了。

    林生对于自己的斤两,倒还是十分清楚,在得到了龙纹黑金本源之后,他已经是知足了,自然没有想再去跟那些老不死的夺取机缘造化的意思。

    此次林生倒是想回一趟师父的道庄,顺带着看看师父近些年如何了,并且师父那里倒还算清散之地,在那里锤炼一番自己的龙纹黑金剑,也未尝不可。

    更何况,这次覆灭李家虽然屡屡险死还生,然而从中得到的好处却也不在少数,林生自然不会忘记将自己引入道门的师父。

    ......

    主意打定之后,驾驭足下神风舟在一片轰鸣声中,瞬间便从此地消失。

    约摸着两日左右,神风舟终于是在一片山林当中,缓缓的停了下来。林生从上一跃而下,随即一挥袖袍,那原本丈许长的神风舟瞬间便化作手掌大小,成了一道流光被林生收入到了乾坤袋中。

    随即抽动了一下鼻子,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之后,方才轻声呢喃了一声:“高树林啊,我总算是又回来了。”

    当日抓取这皇族僵尸的场景,犹然还历历在目。

    林生不免感慨一声,时光无情。

    随后方才大步的朝着师父道庄的方向而去,约摸着走了半刻钟的时候,一座坐落在山岭之间的道庄便缓缓的浮现在了眼前。

    道庄坐北朝南,横长约三十余丈,宽约两丈有余,背倚山林,门前不远处还摆着一张木制的躺椅,那躺椅旁还有一个黄色的木凳,凳上放着一把蒲扇。

    想来该是师父平日里乘凉的地方,木凳旁散落着四个水桶,想来家乐师兄素日来便提着此桶进山跳水为生。

    林生将之一一收入眼中,随即平复了一下心情,站至门前冲着门内喝了一句:“师父,师兄,我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