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88

明升88

明升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明升88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升88 > 重生日本之只狼传承 > 第3章 爱哭鬼的指环
    荒川望算了一下时间,录音笔应该是从自己来的时候开始录音的,那么时间就很好掌握了,只需要调到几分钟后即可。

    但就在这时,他敏锐地察觉到厕所那边又人的脚步声传来,是杏园大辅的。

    “这男人就连小便也能这么快的吗?”荒川望咂舌道。

    无奈之下,他只能拿着录音笔快速离开店里。

    因为这里是自助烤肉,所以以杏园大辅回到了座位上,烤起了牛肉。

    隔着窗户和路面,荒川望在街道的另一头松了一口气。

    还好杏园大辅的警戒心没有那么强,换做是他的话,他一定会率先检查手提包里的东西是否遗漏。

    不过这样一来,就能打听男人的对话内容了。

    那通对话一定有问题,荒川望这般想着,按下了回放按钮。

    如果真是来表达谢意的话,那为什么要带一只录音笔来呢?

    而且这只录音笔从包里拿出来的时候,还是处于正在录音的状态。

    荒川望将时间快进了两分钟左右。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随着男人的脚步声响起,店里的喧嚣声也变小了,同时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看来已经来到了店外啊……”

    荒川望将录音笔贴近耳边。

    因为是放在包里的,所以录音笔录到的声音会比较小。

    “怎、怎么了?”杏园大辅的声音响起,语气带有些惶恐。

    “我猜你应该没有傻到要去敲诈千月家的人吧?”

    虽然很微弱,但荒川望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另一个声音。

    “当、当然没有……”

    “那就好,明天把人带来。”

    到这里电话就挂断了,荒川望隔着落地窗看着吃得正香的杏园大辅,不知不觉间将手里的录音笔捏断了。

    很好。

    他正发愁怎么把录音笔还回去呢。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荒川望大概了解了。

    杏园大辅应该是想要把杏园春交给某人来偿还债务,但发现了女儿正住在千月家,所以不由得想要来敲诈一把,只可惜对方的期限定得很死,所以他回来的时候只能改口说是来感谢千月家的。

    荒川望倚靠在墙边,默默地等着杏园大辅吃完这最后一顿。

    因为从今往后那家伙或许只能吃流食了。

    自己和秋月好心帮忙照顾他女儿,没有诚心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想借机敲诈?

    就算不谈这件事,把自己的女儿卖掉来偿还债务这种行为也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做得出来的。

    只可惜在这里动手不方便,他又不能直接冲到烤肉店里去把杏园大辅拖出来。

    还是跟踪那家伙回到他的住所或者说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再下手比较好。

    荒川望很有耐心,他隐藏在小巷口的阴影处,静静地等待着。

    就在这时他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往店里看,不过他没有在意。

    这类人多半是扒手之类的,有时候在这种店里能够遇到那种喝多了的顾客,扒手就会假装客人进去,美美地吃上一顿,出来的时候身上还多个钱包。

    足足等了两个小时,那个男人吃饱喝足之后终于从店里走出来。

    杏园大辅喝了不少酒,整个人醉醺醺的,脚步也有些虚浮,配上白衬衫和西装,看上去完全就像是街边那些从居酒屋里出来的上班族一样,只是身边没有几个同事搀扶着罢了。

    他摸着墙壁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身后跟上来的荒川望。

    荒川望与杏园大辅一直保持着十多米的距离,隐没在来往的人流中。

    过了十多分钟,终于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

    荒川望动手之前,摸出手机给秋雪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可能晚点回去,叫她不要担心。

    刚刚点击完发送,杏园大辅趁着一些人跟他擦身而过之时闪进了一旁的小巷。

    荒川望眉头一皱,却没有跟上去,反而转身朝反方向跑。

    因为杏园大辅的动作很不自然,与其说他是主动跑进去的,不如说是被拽进去的。

    “我记得刚才路过一家UNIQLO服装店时,那里有一条通往二街的小巷来着……”

    不一会儿荒川望就找到了那个小巷,一头扎了进去。

    他从小巷里很快就爬到了楼顶,一路飞奔到杏园大辅被拖进去的那条小巷。

    而在那里,杏园大辅被几个小混混团团围着,鼻青脸肿的,看来酒是终于醒了。

    荒川望干脆坐下来看戏,心说这家伙也是有够倒霉的,刚吃完饭就被揍得吐了出来。

    但他倒是希望小混混们下手更狠点,干脆把杏园大辅打瘫痪一辈子没法下床活动。

    这种人渣,干脆的死了倒是便宜他了。

    不过他也就想想而已,小混混们多半是想敲诈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吧?

    “只可惜这家伙不仅没钱,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想让他女儿还呢。”

    荒川望坐在楼顶,像个马戏场的观众一样,欣赏着底下一群猴子的表演。

    但突然他看到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的脸,就是之前在烤肉店门前鬼鬼祟祟的那家伙。

    “混蛋!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千月家的人见面!?”

    为首的混混拿着棒球棒狠狠砸在杏园大辅的腿上。

    “咿呀!!”

    杏园大辅发出了一声悲鸣,估计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被对方知道了。

    这里是小巷的深处,就算外面有人听到了声音,也不敢前去查看的。

    “我我我我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明天就把人带来!”

    “把人带来,咱们的欠债一笔勾销!否则你明晚就等着在东京湾里睡觉吧!”

    荒川望捏起了下巴,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杏园春,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凭什么作为还债的资本?

    他脊背发凉,突然想到了最近发生的小学生连环失踪案……

    不仅是小学生,还有初高中生也莫名其妙失踪了,因为事件分部在东京各个区域,所以警方暂时无法认定这是人为案件。

    ……但如果是分布在不同的区域内的共同犯案呢?

    想到这里,荒川望掏出了一张纸人,随即一个古旧的指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爱哭鬼的指环】,指环内侧刻有“川蝉”字样。

    底下的小混混们还在殴打杏园大辅,混混头子坐在一旁的杂物箱上,抽着烟,看着小弟们教训这个不听话的男人。

    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很哀伤的声音,像极了母亲去世时他的恸哭。

    他不由得被这悲伤的音色吸引了,丢掉了手里带血的棒球棍,独自一人朝着小巷深处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