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88

明升88

明升88

备案号:冀ICP备15029051号-2

明升88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升88 > 人魔之路 > 第896章 奇异的画卷法器
    “找死!”

    只听北河一声冷笑。并且在他的笑容当中,还有着显而易见的讥讽。

    此刻的烛亡,魂煞之体已经没入了他的识海,并直冲着他的神魂而去。只要此人能将北河的神魂给吞噬,那么他就能够喧宾夺主。不但反杀北河,还能重新占据一具肉身。

    而就连有着无尘期修为的冥灵族修士,他都能够成功夺舍。在烛亡看来,北河绝对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嗡!”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股惊人的神识之力,宛如一股呼啸的狂风,在北河的识海当中席卷了起来。

    在这股神识之力的席卷下,烛亡的魂煞之躯,宛如巨浪中的一叶孤舟,开始剧烈摇晃。

    “喝!”

    但听此人一声低吼,一股惊人的神魂波动从他身上爆发,而后就要冲开那股神识形成的狂风的席卷,继续杀向北河的神魂。

    “嘭!”

    下一息,就听一声闷响。

    烛亡在冲破神识风暴后,却是撞在了一堵坚实的墙壁上,一时间只觉得头晕目眩。

    这时他就看到,竟然是一道由神识之力凝聚的罡气,将北河的神魂给死死护住。

    这赫然是一种防御神魂被夺舍的秘术。

    而且此术威力极为惊人的样子,刚才在他一撞之下,那层气罡气纹丝不动。

    冥炼术修炼到最顶级后,不但可以让神识变强,同时还能激发一层抵挡神魂攻击的罡气。

    这烛亡被他折磨了那么久,眼下只剩下残魂,为如何能够撕开他的防御对他夺舍。

    “呲呲呲……”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从烛亡的身躯上,弥漫出了一股具有强烈腐蚀力的浓郁烟雾。

    这些烟雾也不知道是什么,触及在罩住北河神魂的罡气,罡气竟然开始被侵蚀。

    “哼!”

    但听北河一声冷哼,而后他识海中神识形成的狂风,再次宛如龙卷一般狂啸了起来。

    而且这一次,他的神识之力中还遍布一根根白色的牛毛细针。

    被席卷在其中的瞬间,烛亡的魂煞之躯,就被一根根牛毛细针击中,一时间一股股宛如针扎的剧痛,从全身上下传来。

    同时他的身躯不受控制,开始随着神识席卷的方向搅动。

    不止如此,趁着此人魂煞之躯不受控制之际,北河在识海中,直接对烛亡施展了幻术。

    在北河强大神识之力虚构的幻境中,烛亡当即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过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但听“嘭”的一声,此人的魂煞之体爆开,化作了一团团指甲盖大小,宛如烛火般的黑色灵光。

    北河抓准机会,神魂从神识之力凝聚的罡气中一掠而出,将烛亡化作的一颗颗黑色灵光不断吞噬,并疯狂炼化。

    在此过程中,烛亡的一段段记忆,成功被北河给吸收,融入了他的神魂。

    这种方式虽然跟搜魂不同,但是却更加的有效。

    只是这种方式也极为凶险,毕竟要让他人的神魂,钻入自己的识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少有人这么做。

    在北河吞噬此人神魂的过程中,他识海中的神识之力还在不断席卷,不给此人魂煞之体重新凝聚的机会。

    再看这时的北河,身形矗立在地底深处某个地方,巍然不动。

    他正在专心吞噬烛亡的神魂,自然无法继续施展土遁术逃走。

    就在这时,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隆隆巨响。

    一头精通土遁术的魔兽,正向着他的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跟北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唰!”

    就在此兽距离北河只有百丈不到之际,魏然不动的北河,陡然睁开了双眼。

    这时的他,只觉得体内有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息在肆虐。那是冥毒。

    没想到将烛亡给吞噬后,对方身上的冥毒,也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来。

    债多不压身,对此北河顾忌不得,只见他蓦然转身看向身后,而后大袖一拂。

    “哗啦啦……”

    精魄鬼烟被他祭了出去,沿途所过扩散开来,砂石泥土被笼罩后,直接消融。

    下一息,一只体型巨大,宛如穿山甲一般的魔兽,就出现在了北河的眼前。

    但此兽刚刚现身,一个照面下它就被精魄鬼烟给罩在了其中。

    “噗噗噗……”

    接着就是一阵利剑入肉的密集声响,从精魄鬼烟中不断传来。

    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北河对着精魄鬼烟一招,此物席卷而回。

    再看那只有着脱凡后中期修为的魔兽,已经被精魄鬼烟给炼化了。此兽的血肉变成了灰白色的烟雾,神魂则被炼化成了一道精魄丝。

    将精魄鬼烟收回后,北河身形一动,继续施展了土遁术,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他已经感受到,身后还有好几股脱凡期魔兽的气息,在不断向着他靠近。若是不尽快离开,恐怕就会被缠上。

    这时的北河,脸色变得比之前更加阴沉。

    在吞噬了烛亡的神魂后,他得到了太多于他而言有用的消息。

    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此人所说有关于冥毒的事情,有七成都是真的。

    也就是说,他要解开此毒极为麻烦。

    至于其中三成有假的部分,那就是并非只有生机法则,能够将冥毒给治愈,还有一些其他的方式。

    只是具体是什么方式,烛亡自己也不知道。

    另外就是,北河身上之所以会散发出浓郁的龙血花味道,其实是因为之前那件画卷法器。

    那画卷法器,乃是烛亡在当年那艘沉没飞舟法器中,无意间找到的一件宝物。此人只剩下了魂煞之体,也就没有生前的记忆,因此不知道那件法器到底是什么。

    但是此宝的神通,却极为不凡。

    北河原本以为,那画卷只能用来封印雷电之力,但实际上此物能够封印各种五行灵力在其中,并且在关键时刻一次性释放。

    更让人惊讶的是,从画卷内释放的神通中,还会包含浓烈的龙血花味道,而且久久不散。

    当初烛亡就曾搬石头砸过自己的脚,不小心激发此宝时,身上也沾染了不少龙血花的味道。

    那一次足足三个月的时间过去,龙血花的气味才从他身上消失。

    不止如此,吞噬了烛亡后,北河还得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消息。

    那就是当年在魔云海沟中,烛亡被他斩杀得只剩下五道残魂,而此人的五道残魂,竟然无法融合归一。

    所以之前北河斩杀的烛亡,只是此人的五道残魂之一。

    因为烛亡乃是吞噬了诸多低阶魂煞之后诞生,此人能够产生灵智都已经极为不错了。

    在无法融合的情况下,烛亡的五道分魂,相当于全部自立门户,成为了单独的存在。

    另外就是,他的五道分魂不但具有各自的思维,而且身上都中了冥毒。

    身中冥毒的人,在一定距离下,以秘术将冥毒给释放,就能感应到其他同样身中冥毒之人的存在。

    这也是当初烛亡在踏入万灵城后,他们二人相互之间能够生出感应的原因。

    一路向前逃遁之际,北河翻手取出了那幅画卷法器,放在了面前。

    就是此物,释放出了龙血花的气味。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这时,突然间北河心跳没由来的加快。

    同时这些年来那种持续的,让他心神不宁的危机感,浓烈到了极致。

    这让他脸色大变,内心都生出了一丝惶恐。

    ……

    与此同时,远在元狐族大地,一汪广袤的湖泊之上,只听咔嚓一声闪电撕裂声响凭空传来。

    而后在湖泊之上,就鬼魅般的多出了一道看不清面容的粉色人影。

    这道粉色人影刚一出现,以她为中心,周围的虚空都蠕动了起来。

    “撕啦!”

    只见这道粉色人影玉指伸出,猛地一抓,空间轻易被她撕开,而后闪身就踏入了其中。

    随着这道人影的消失,被撕开的闪电,便缓缓愈合。

    片刻间此地就变得无比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这位闭关了近千年之久的天尊境大能的离开,却让整个元狐族,都震动不轻,暗道这位离去的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